业绩和转型皆不力 鑫苑两任万达系总裁都离开了

发布日期::2019-06-24浏览次数:198

摘要:头顶万达光环的张立洲也离开了鑫苑置业。他与前任王信琦一样,作为前首富王健林手下的老兵,离开万达后转战鑫苑,却又都在未满三年的情况下离开。

记者 | 吴波

头顶万达光环的张立洲也离开了鑫苑置业。他与前任王信琦一样,作为前首富王健林手下的老兵,离开万达后转战鑫苑,却又都在未满三年的情况下离开。

6月20日,纽交所上市房企第一股鑫苑置业发布公告称,公司创始人张勇获委任为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公司原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张立洲因个人原因于近期离职。

张勇今年56岁,与融创孙宏斌是老乡,为古城平遥人。因地产业务在河南深耕多年,也是河南山西商会会长。

1997年,他成立鑫苑置业,带领这家公司创下独特的零库存模式和不错业绩,推动其于2007年在美国纽交所成功上市。

上市多年后,鑫苑置业规模却一直停滞不前。2018年,房地产三巨头碧恒万合约销售额均突破5000亿元;与鑫苑置业同称为河南四巨头房企的建业地产,在固守河南情况下,合同销售额也大幅增长至536.75亿元。而这一年,鑫苑的销售额未能超过200亿元。

张勇并不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人,鑫苑置业在6年前就掀起了一场“二次创业”的战略与管理变革。

2013年,张勇开始推动鑫苑置业进行“组织再造、战略重构”,并高调聘请前万达副总裁王信琦担任CEO,打造一支全新的职业经理人团队。

在王信琦的带领下,鑫苑置业开始确立“三高一轻”模式(高周转、高杠杆、高激励和轻资产),开始迅速完善全国布局,计划培育多个支柱型城市公司,以提升业绩增长。

王信琦任职的三年中,鑫苑置业营收有明显增长。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2015年,鑫苑置业营收分别为8.977亿美元、9.197亿美元、11.64亿美元,同比增速为-1.86%、2.45%、26.59%。

不过从规模上看,王信琦并未打开局面,鑫苑置业仍在百亿徘徊。

2016年7月,供职不到三年的王信琦,离开鑫苑置业转战协信。而从王信琦手中接过鑫苑置业总裁职位的张立洲,在协信任职商业总裁刚过2个月。

王信琦与张立洲的交集在万达,他们都曾任职万达北方项目管理中心总经理。张立洲在万达工作7年。2011年至2013年期间,其任万达集团总裁助理兼北方项目管理中心总经理及万达商业管理公司营运中心总经理,并自2014年1月出任Wanda One UK 有限公司总经理。

曾为前首富王健林手下的两人,离开万达后,进行了一场职业互换。不过,既要做大规模又要成功转型,并非易事。张立洲接棒后,鑫苑置业也未有较大的突破。和鑫苑置业的官方表述不同,外界认为这是张立洲离开的主要原因。

张立洲治下的三年,鑫苑置业的营收与盈利保持增长,2016年-2018年,营收复合增长率超过24%。

从营收增速上看,鑫苑置业一直在成长。但在唯规模论的地产行业, “千亿”在最近几年成为大多数中小房企的目标,行业的规模标准也早已由百亿提升至千亿甚至更高。

鑫苑置业年报显示,2016年至2018年,鑫苑置业分别实现销售额17.62亿美元、24.66亿美元、22.65亿美元,2018年同比还下降了8.2个百分点。

在规模之外,张立洲继续推动鑫苑置业变革,选择走科技化转型之路。鑫苑置业逐步形成“一主五辅”的产业格局,先后成立产业平台鑫创科技、融资代建平台鑫岩资产、地产管理云平台鑫巨科技、商管公司盈怀商业、物管公司鑫苑物业、智慧科技平台爱接力科技。其中,鑫苑物业在2017年挂牌新三板后,又于2019 年转向港交所,目前已提交IPO招股书。

不过这些多元化业务,仍在持续投入当中,对营收的贡献微弱。根据鑫苑置业2018年年报,地产开发营收贡献占比96.5%,物业服务占比2.9%,其他业务占比0.2%。

在这期间,鑫苑置业在土地市场的表现也相对积极。截至2016年底,鑫苑置业预计总建筑面积为413.89万平方米。这一数字在后一年增至516.26万平方米,2018年则达到754.18万平方米。

土储得到扩张,鑫苑置业的资产负债率也节节攀升。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的三年里,鑫苑置业的总负债为33.03亿美元、53.27亿美元、72.88亿美元,资产负债率为78.29%、83.44%、90.72%。

前有标兵,后有追兵,如今的鑫苑置业既要保持高速增长又想成功转型,实属不易。要继续带领鑫苑置业前进,创始人张勇将付出更多努力。

来源:界面

【编辑:新疆房产网www.jiangfun.com】关键字:业绩和转型皆不力 鑫苑两任万达系总裁都离开了 新疆房产网

相关阅读

  

推荐图文更多..

最新资讯

热点楼盘更多..